凌友诗:坚持一个中国原则 丰富和平统一实践 热切期待两岸统一到来

2019年03月11日来源:新华网

  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3月11日(星期一)下午3时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委员进行大会发言。

  香港中文大学当代中国文化研究中心荣誉研究员 凌友诗:

  我发言的题目是:坚持一个中国原则 丰富和平统一实践 热切期待两岸统一到来。

  我是一个在台湾出生,十七岁移居到香港的“台籍港区委员”。家父曾经担任国民党海军副舰长,经历1958年的金门炮战。我在眷村长大,从小看到许许多多从大陆各省流徙到台湾的老兵,却读不懂他们眼中的乡愁。其后我到香港念书,眼界开阔了,对1949年后大陆的成就开始虚心补课。这时,正好也是李登辉、陈水扁进行“法理台独”和“去中国化”最猖獗的时候,台湾迅速变质,我内心受到很大的震动。拿到博士学位后,正好赶上香港回归,我有幸进入香港特区政府工作,并且开始担任福建省政协委员。可以说,像我这样一个平凡的台湾女孩、一个香港的外来客,今天能历经“一国两制”的实践、共襄两岸统一的盛举,并与各位委员一道肩负民族复兴的使命,全赖于跳出了台湾岛的狭小格局,更得益于国家不断的繁荣进步与兼容并包。

  今天,我站在人民大会堂的发言席。我要说,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全中国的唯一合法代表政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我以能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参与国家的政治体制而自豪!

  在此,我愿向大家报告三个体会。

  第一个体会关于中国一脉相承的法统。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是中国政权的正统。这个地位,在两岸统一的进程中最为重要。未来两岸和平协商,中国唯一合法政府要守住“一个国家、一部宪法、一个中央政府、一支军队”这个大原则;一旦“台独”发生,要担起吊民伐罪的责任。在我看来,台湾同胞对统一裹足不前的心理障碍,不是缺乏与大陆血缘和文化的联系,而是欠缺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关联。相信不久将来,中央政府一定能像母亲认回自己的亲儿一样,更加明确台湾居民作为“中国公民”的法律身份,让他们可以放弃偏狭,像我一样堂堂正正做“中国人”。

  第二个体会关于中华民族的道统。在国家面临内忧外患和现代化挑战之时,马克思列宁主义经过毛泽东主席和其后历任领导人适应于中国国情的吸收,形成现代中国一个新的道统。中华民族还有一个道统,历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而不绝,就是中华文化、礼乐文明。如今,两岸的道统之争也已经结束,中国共产党的新道统接续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文化,法统与道统皆在一身。我深信,我们的民族精神会更加畅旺,未来的中国必将是典章制度粲然大备、礼乐华章风行四海。

  最后,我想说说自己如何看待民族百年苦难。我小时候受过大量的“反共教育”,然而今天,我有能力更为超然地抓住历史的主轴。中国近现代的战乱、革命、分裂、分歧,实则都离不开1840。1840最为深远的影响,是打破我们几千年来民族内在的秩序与和谐。从此中国人走上一条艰苦摸索的漫长道路,甚至我们用磨折自己的方式来寻求民族的浴火重生。我对中国近现代史的起伏跌宕存着无限的悲悯与理解,觉得无论个人有什么见解与得失,没有比国家的生存自主和团结统一再重要的了。我也分外感激中国共产党和在大陆的同胞,筚路蓝缕,让国家从满目疮痍中“站起来”到“富起来”,从“富起来”再到“强起来”。

  各位委员,我小时候没有听过杨靖宇,我听过戴安澜。当戴安澜将军在远征路上抗日殉国的消息传来,毛主席远在延安亲撰挽词:“外侮需人御,将军赋采薇”、“沙场竟殒命,壮志也无违”。其后,当我知道红军追求理想的征途在崇山峻岭中绵延二万五千里,当我读到杨靖宇司令殉国时肚子里只有杂草和棉絮、没有一粒粮食,我深深感到,中华民族实在太坚韧了,中华文化实在太伟大了。我坚定相信,中华民族必将复兴!祖国也必然统一!我愿鞠躬尽瘁,热切期待祖国繁荣昌盛与两岸统一之日的到来。

[编辑:马丰军]

© Copyright By All China Taiwa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

地址:北京东城区朝内大街甲188号

技术支持:中国台湾网

投稿邮箱:chinatailian@163.com

京ICP备12020168号-1